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长江沉船72小时全记录幸存者漂流十余小时

2018-08-10 06:53:08

长江水位下降3米多,跌至40.14米,大面积江滩裸露。

6月2日,救援人员在沉船现场救起一名幸存者

6月3日凌晨4点50分,一名救援人员潜入水中搜救。

翻沉72小时后,东方之星的航行轨迹,永远停在了长江水域监利段大马洲水域。

180名潜水员、202名其他搜寻人员、两艘500吨级工程吊杆船、1艘160吨级工程吊杆船24小时不停歇地在水面搜寻和水下探摸。

昨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事件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情况汇报,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为了沉船救援,长江防总2日上午连发三个调度令。5小时后,三峡水库下泄流量减少了六成,从1.72万立方米/秒减少至7000立方米/秒,降低东方之星翻沉段监利水文站水位约3米。

救援,仍在争分夺秒地持续。

东方之星在几秒内翻沉

在翻沉2小时23分钟后,东方之星倾覆的消息才被外界所知。

最早报警的,是铜工化666的船员,这艘运输危险品的船只在岳阳的天字一号北岸因暴雨抛锚时,发现了从远处漂来的东方之星船长张顺文和轮机长杨忠权。

6月1日晚10时10分,岳阳长江水上搜救中心接到求援,当时还没人意识到宠物食品生产线
,等待救援的,是一整艘船上的其余450多人。晚11时51分,张顺文和杨忠权被海巡艇救起后,东方之星倾覆才被外人所知。

长江航务、海事等部门接报后,立即赶赴现场开展搜救,并启动长江航运突发事件一级应急响应。因现场有大风暴雨,搜救十分困难。

此时,距离翻船已过去2小时23分钟。在此期间,倾覆的东方之星没有向外发出过任何求救信号。

次日凌晨零时30分,在靠近岳阳江南渡口的一边,随船的旅行社工作人员江庚被砂石厂工人冯凯敏和工友救起。凌晨4时,船上小卖部的老板余正玮在距事发水域15公里外的湖北监利县复兴村江边,被习惯早起的老渔民王正财救起并报警。

在余正玮获救的3个小时后,导游张辉的双脚也终于踩上了石头。落水之前,张辉抓到了一件救生衣,这名43岁的旅行社工作人员记得,船内的每个屋里都有救生衣,游轮也是敞开式的,如果不是几秒内就翻沉了,应该会有更多人获救。

漂流十余小时的幸存者

2日清晨7时许,根据航道部门扫测,沉船位置确定,事故水域水深约15米。8时许,从救援岸边望向江中,东方之星只剩下一条狭长的船底,整个船身已倒扣于水下。

我还活着。经过10个小时的漂流,当张辉在里听到妻儿回应的那一刹那,昨夜的黑暗与恐惧已变成往事。

5月28日,张辉带领着5名上海协和国际旅行社的工作人员与405名游客,踏上了东方之星号游轮。1日晚9时过后,风雨、雷电袭来,游轮在暴风雨下开始倾斜。倾盆大雨迎头砸下,窗户噼啪作响,雨水顺着玻璃缝隙流进房间内,被子都淋湿了。

好像碰上大麻烦了。虽然刚刚带队一年多,但张辉每个月都要在这条旅游线上往返一趟。没想到一语成谶,半分钟的时间,船身倾斜近90度。随后,船翻了。危急关头,张辉和同事抓起救生衣,从窗户爬出了卧室,此时水已经没过他们的脖颈。不会游泳的张辉没有时间将救生衣穿好,只能紧紧地抓住它,一路漂流。

四周是黑暗与落水者无助的呼喊,一波接一波的巨浪袭来,张辉不知喝了多少江水,但他死死地抓住了救生衣。随着一艘艘船从身边驶过,张辉的呼喊已经沙哑挖岩机
,但仍无人听到,心渐渐沉了下去,接着是无尽的恐惧。

坚持,再坚持。张辉一遍遍告诉自己,体力透支,寒冷、饥饿折磨着43岁的他。终于,熬过了黑暗,他看到了陆地。河边的芦苇与杂草是他的救命稻草,当他挣扎着爬到满是石块的河滩上时,恍如隔世。

当张辉在岸上见到第一个人后,得知自己已经漂流到了岳阳。他获救了,已经在那头苦苦等待了近10个小时的妻儿也听到了他的那句我还活着。

17个小时后的第一名获救乘客

6月2日10时,当救援人员趴在沉船裸露的船底敲击时,在船中和船尾,共得到3名生还者的回应。但在潜水员到来之前,救援者不敢随便切割船体。终于,在事故发生约14个小时后,第一批13名潜水员来到现场。

由于船体倒扣时间极短,船舱内形成气垫层,生还者的希望就在气垫层里。搜寻气垫层中的幸存者,成了潜水员们的首要任务。

65岁的朱红美成了第一个被潜水员救上来的乘客。被救出时,这位来自江苏的65岁大妈已经在水里泡了17个小时。

救人的,是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2日12时55分,官东潜入水下,探测到了沉船右舷传来敲击声。经过侦查,他发现了靠在沉船内的朱红美。他交给老人一套潜水装具,教她使用呼吸头盔,随后用绳子等工具将老人从水下拉了出来。

看见我时,她瞬间就哭了。3日下午,官东这样回忆看到朱红美的那一瞬间。官东随后向甲板上的指挥人员汇报发现了一名被困人员。上方的指挥人员让官东尽量和朱红美沟通,让她情绪稳定。一开始朱红美情绪很激动,我和她反复聊家常,问她是哪里人,今年多大岁数。官东说,经过一会儿的沟通,老人的情绪才稍稍稳定。

为了确保老人的安全,官东决定把随身携带的一套潜水服为老人穿上。经过消防队员的演示及帮助,老人顺利穿上了潜水服。此后,3名潜水员合力将老人推出水面。在驶向岸边的快艇上,朱红美紧紧握着救援人员的手:谢谢你们救了我,谢谢救命恩人!

黑暗中等来的生命之光

随后,另一名幸存者21岁的客船加油工陈书涵也被官东救出。

客船倾覆那一刻,21岁的船员陈书涵正在船舱底部灌柴油。江水淹没到了陈书涵的脖子,仅有一点呼吸空间。无尽的黑暗中,他一度绝望等死,最终等来了救援的潜水员。过度紧张的陈书涵无法使用潜水装备。眼看氧气越来越少,官东脱下自己的重装具给他穿上。在另外两名潜水员的护送下,陈书涵成功获救。

失去了重装具的官东,被暗流裹挟至深水区,他徒手从深水潜游出来,出水后两眼通红,鼻腔出血。几小时内,潜水员们先后下水20多批次,体力消耗极大,但没有一人卸下装具,随时准备再次下潜。

与此同时,在救援地以下两百多公里的长江沿线,来自解放军、武警、海事、长航、消防等部门的海巡艇、航标艇、冲锋舟及渔船全力开展搜寻营救。堤岸上、医院里,医护人员严阵以待,全力营救。

一江之隔的湖南倾力救助,江苏两千里驰援。2日上午,包括12名潜水员在内的3批17人的潜水工作队,经江苏海事局调派,来不及统一集中,分别就地准备,立即出发奔赴长江沉船救援前线。

大雨倾盆,泼在东方之星船底上。沉船地点江水浑浊、水流湍急、水下能见度低、客轮情况复杂,但这些都没能阻挡救人。指挥船航勘201上,部长、将军、救援专家反复推演着新的打捞救援方案。

平凡的救援力量

除了专业的救援力量,许多平凡人的善举也构筑了一道生命之堤。

6月2日凌晨,湖南岳阳市广兴洲镇洪市村,村民冯凯敏正在冒雨修理装卸砂石的传送带,突然听到长江中传来救命的呼声。他立即叫上朋友驾船营救。他看到我们非常激动,但已经筋疲力尽了,说不出话。我让他双手抓着船舷,我和同伴一起将他拉上船来。冯凯敏说。

广兴洲镇党委书记吴国良说,镇里12个村,目前每天都有上百名村民自发沿着江边搜查,希望能发现更多的人。

除了村民,户外救援队、环保组织等多重民间力量也在行动。民间救援组织蓝天救援队队员王晓晖接到长江沉船事件通知时,距其婚礼还有3天。他立刻报名从北京奔赴现场参与救援,婚礼只得取消。

搜救过程不会间断,救援队员都是轮番上岗。蓝天救援队湖南队的一名负责人说,民间救援力量已经分了几个小组,为了避免重复工作,按分工,重型装备在上游搜救,下游以搜江面为主。

总体判断没有生还可能

6月3日8时,监利附近江面风大雨大。紧靠东方之星沉船的航勘201号救援船船头成了一个临时指挥部,北海舰队海上防险救生支队的指挥人员用水上电视、等指挥潜水员在水下开展救援,透过潜水员头顶的摄像头监看船舱内情况。21时40分,救援人员开始对东方之星进行切割作业,以便潜水员进入舱体探查。

截至昨日下午,针对东方之星轮的水面搜寻和水下探摸24小时不停歇同步进行,180名潜水员、202名其他搜寻人员以及两艘500吨级工程吊杆船、1艘160吨级工程吊杆船投入搜救。

在昨晚的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发言人徐成光表示,基于近期搜寻结果等,未发现生命迹象,再有生还者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总体判断没有生还可能,所以可以实行扶正。

扶正过程中,首先由潜水员潜入船舶底部,在难船前后套上钢丝。然后由两艘浮吊船开展扳正起浮作业。为了保证扶正顺利,作业现场昨日下午已进行管控,直至难船上游50米,下游1200米范围。难船扶正,在两个起吊船中间和施工区下游50米设置两道拦。

徐成光称,尽管经过专家充分研究论证,由于水下情况很难预计,同时水温条件随时变化,风险客观存在,但制定方案时已经做出预估,并有相应预案。在实施过程中出现风险时,各项预案能相应跟上。

讲述

船长张顺文掌舵七年 妻同船工作生死未卜

东方之星翻沉后,船长张顺文获救,随即被控制。近两日走访该船所属的东方轮船公司及船长同事、亲友,得知张顺文已掌舵该船7年,其一同在船上工作的妻子莫斌至今生死未卜。

东方之星有船员46名,均为重庆东方轮船公司员工。从该公司了解到,张顺文生于1963年,17岁时进入四川万县地区(现重庆万州区)轮船公司工作,服役的第一艘船是父亲退休前担任船长的604轮。

为了继承父亲的事业,张顺文选择了水上工作,退休10年的东方轮船公司员工张女士回忆说,张顺文的父亲是公司最早的几十名员工之一,现已亡故。张顺文的妻子莫斌也在东方之星轮船上当服务员,目前毫无音信。

他为人老实,待人不错。张顺文的朋友万老师最后一次见到张顺文,是在自己大姨今年3月去世前的住院期间,他前后来看望了多次。

2008年,张顺文开始担任东方之星轮船船长。公司运输部负责船员调度的苏姓员工称,自己与张顺文相识23年,张顺文担任船长的7年里,带领的团队安全、服务等指标位列公司旗下船只第一名。2011年,张顺文还曾获得万州区个人安全先进的荣誉。船厂一位修理工说,他在与张顺文闲聊中得知,张顺文工作过的船种很多,说起船舶运行时总头头是道。

公司提供的履历显示四氟
,1984年张顺文通过航运学校驾驶培训,次年转为舵工,后历经二副、大副等职,2004年升为船长。

据了解,张顺文与前妻育有一子,后因感情不和离婚。两年前,张顺文与现任妻子莫斌结婚,一同在东方之星船上工作,莫斌担任客运领班。

同事口中的张顺文话不多、总是笑眯眯的。一名苏姓员工称,张顺文工资不高,日常生活简单。

要不是老伴最后一刻撒手 我也许就不在了

这场劫难,让58岁的天津老汉吴建强一直沉浸在痛苦中,要不是老伴最后一刻撒手,我也许就不在了

吴建强是天津市东丽区人,老伴李秀珍比他小一岁。老两口在老乡的鼓动下,与同村6个朋友决定来一次甜蜜之旅:12天前,他们坐火车来到南京,登上了12米高的东方之星。6月1日晚饭前,虽然天气不好,雨越来越大,吴建强还是给33岁的儿子吴亿福打报了平安。

晚上9时许,在船舱内的吴建强和老伴都没睡着,风雨飘摇中,船也开始有些摇晃。9时30分许,躺在床上的老伴拉紧了老吴,老吴则安慰老伴:放心吧,没事。

突然,船身向右侧大幅倾斜,船舱里的床也往一边滑,更加糟糕的是,此时江水大量涌进船舱

。即便如此,吴建强还是没松开老伴的双手。船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李秀珍被倒下的床压住了身子,水也到了齐腰深。吴建强使出全力拉老伴,可水让他使不上力气。

撒手!老伴突然喊了一声。吴建强一愣,手上劲一松,巨大的水流托着他的身子,顶开身旁的窗户,把他从窗户挤了出来。而眼前的东方之星就在一瞬间,彻底翻转过来,倒扣在江面上。吴建强回忆,从倾斜到倒扣在江面上,就一两分钟。

吴建强称,与他一起从船上跳入江中的有4个人。游了十多分钟,精疲力尽的吴建强终于爬上了岸,而跟他一起跳船的4个人已不见踪影。

大约半小时后,江中一束灯光照来,一艘运砂石的船只将吴建强救起。他用船上一个男子的报了警。很快,海事局和当地公安部门的搜救船赶到现场,随后在沉船水域救上两名男子。

救援72小时

6月1日21时28分

一艘名为东方之星、载有400余人的客轮,在长江湖北监利段突遇龙卷风瞬间翻沉。

6月2日一早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习近平总书记急飞事件现场指挥救援。

6月2日8时36分

客船船底露出水面,沉船处设置沉船标。

6月2日11时28分

获救的客船船长和轮机长被公安部门控制。

6月2日 12时59分

3名潜水员下潜到水底,搜救出1名老年女性。至此已救出18人,其中13人生还,5人遇难。

6月3日8时许

成立临时指挥部,指挥人员透过潜水员的摄像头监看船舱内情况,指挥潜水员在水下开展救援。用这种办法从沉船里打捞起5具遗体。

6月3日21时许

救援人员对船体进行切割,将在船体底部中前部切开一个55厘米乘60厘米的长方形口子,以便潜水员进入舱体探查。

6月4日8时

共搜救到79人,14人生还、65人遇难。当日将依次展开三个切割点作业,切割点作业和水下探摸同步进行。

6月4日上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了关于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事件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情况的汇报,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6月4日18时

遇难人数升至77人,14人生还,仍有300多人生死未卜。

6月4日19时

东方之星轮整体扶正救助打捞方案确定。

6月4日21时30分

交通运输部发言人徐成光在会上表示,东方之星整体扶正全力搜救将连夜进行。尽管经过专家充分研究论证,由于水下情况很难预计,风险客观存在,但制定方案时已经做出预估,并有相应预案。

6月4日夜

沉船救援处灯火通明。沉船上方不少打捞人员在探摸钢丝的固定位置。正式打捞将在5日凌晨1时左右开始,整个过程可能会持续五六个小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