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镇政府7年148张白条吃垮华县一老农饭店

2018-08-11 12:54:44

开饭店盈利148张白条,竟都来自镇政府。

原标题:华县老农开饭店被吃垮 镇政府7年打下148张白条

西部讯(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老宋今年54岁,人生经历一波三折,先后从农民到餐馆老板最后又做回了农民。

老宋:中途开了20年餐馆,03年就开不下去,倒闭了,欠账太多,(欠了)7万,当年的7万,杏林镇政府欠的和面机

当年,24岁的老宋在华县火车站外开了一家名为华州酒家的餐馆,因为离杏林镇政府比较近再加上口味不错,从97年开始,就成了杏林镇政府公务接待的定点饭店。

老宋:镇上的各个部门都来过,基本都是熟人,刚开始咱还问人家要过钱,因为是政府名义,时间一长就都成了写个字嘴一抹就走了。

从97年的第一张白条到03年饭店倒闭的最后一张,7年间这样的白条老宋足足攒了一百多张。几乎每张单子上的内容都如出一辙,菜名、金额、签字。

老宋:反正是吃公家的,当场也不用掏现钱,每回都是来一大波人,抽烟喝酒饮料都在里面算着。

翻看这些单子中,最小的有15块钱的饺子,最大的有400多元的酒席,而其中以二三百元的饭局居多。大盘鸡、烧肚条、烧吊子、带鱼这样当年的硬菜频频出现,而很多单子上都明确标注着用餐的缘由。

老宋说,一百两百一百两百,七年间累计起来的近7万块钱,硬生生将他的华州酒家的饭店吃垮。不过饭店都垮了,可是白条上的钱却还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至今难以要回。

镇政府当老赖 七万欠款难要回

老宋说,七万块钱的欠款主要分为两种,一部分是镇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自己吃的,另一部分是镇政府公务接待时欠下的。而这些账目,历经了三任镇长。

老宋:这上面都有这几个镇长的签字,他们都认账,但就是说政府没钱。

从03年至今12年过去了,闲暇时间老宋不是在要帐,就是在要帐的路上。发黄的白条,包裹在柜子里的盒子的最底层,拿了又放,放了又拿,可是钱却没要几个。

老宋:2000年的时候还了5000元,到后来剩下的一直都要不回来,昨天我还去要了。

时间一年又一年,后来的政府领导也是换了又换,一届推一届,要帐路上的老宋说,跟镇政府这么多年打交道下来,他都快绝望了。

老宋:有些人还比较客气,有些就不行,我都不知道找谁要,现在是真不会了。

老宋说,按照华县第一批做生意的人来说,他现在怎么说也是县上的富足人家,可是正是这不成功的餐饮生意和近7万元的欠款,让老宋一家只能在高速旁的板房中度过余生,那么作为杏林镇政府为什么能欠款一欠十多年呢?而今后对于老宋的这7万块钱的欠款又该怎么解决呢?昨天老宋又开始了新一天的讨债路。

经过了解,当年给白条上签字的三任镇长都已调离杏林镇,最早的一位高镇长已经退休在家,之后的刘镇长和陈镇长目前分别调至县农办和人力资源局工作,昨天下午,在华县某小区老宋首先见到了当年的高镇长。

接触中,老宋反复告诉,多年要不回来欠账,跟自己脸皮薄也有关系,多年后再次见到老领导的支支吾吾,无奈中还夹带一点不好意思上海大金空调维修
,也再次体现了这一点,不过这位高镇长倒很干脆,的确签字,的确欠账,并且指出了解决办法。

原镇长高某(现退休在家):你现在找乔嘛。(现任镇长)

历届镇长都认账讨债十年终无果

原镇长刘某(现任华县农办主任):十几年了,你咋不要?

老宋:我一直在要。

原镇长刘某(现任华县农办主任):那你继续找他要。

在县农办和老宋并未见到当年签字的另一位刘镇长,不过中,刘镇长也承认当年他在任的时候也确实有欠账,随后在人力资源局,老宋一行见到了最后一位当年签字的镇长陈某。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字是我签的,当时比如说李镇长带人吃个饭,我不能不签吧?

:那为什么要欠账呢?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对于镇政府来说,那是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全国性的都在欠账。

对于当年的欠账原由和之前的两位说法一样,他们在任期间,以政府名义欠账打白条是普遍现象,因为镇政府经济原因,他们掉离了,账也就欠下了。

:没钱你们都敢吃饭?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欠账是普遍现象,县上的土管所,还有其他单位来检查,我总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回去吧。

三任镇长都将老宋推向现任镇政府,无奈,老宋再次踏上了10多年来既熟悉又陌生的杏林镇政府。

也许是因为吃了太多闭门羹,看见镇长门闭着,老宋来回踱步,先后三次在门口低声打过招呼后,终于走了进去。

见到老宋又来了,现任的这位乔镇长先是一顿牢骚,在谈到核心问题时,镇长表示账务属于镇政府的历史遗留问题,他还需向上级汇报。

乔镇长(现任镇长):我给书记汇报一下硅藻泥品牌

老宋:那啥时候能给。

乔镇长(现任镇长):不知道。

就这样老宋问镇政府的要账路再次被画上了省略号,十多年了,店也垮了,那时候还壮年的他,如今已经54岁,鬓角也白了,老宋说,镇政府人多,换得也快,真不知道再过几年,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去要账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