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缅怀一代文学巨匠孙方友老师

2018-10-13 13:24:18
晚上,为庆贺圈子里一位友的长篇说版,大聚集一堂。 20点58分,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我问:“你好,谁呀?” “我是李富春。” 我一听是河之南的主编李富春中国抵御反倾销的措施老师,欣喜若狂,他前一段说要来郏县,一直没来,莫非今天来了?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呢? “你好呀!富春哥,是不是来郏县了?” “没有,我非常不好,事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飞转,不知道能什么事,“怎么了?!” “孙方友老师今天中午突心脏病去世,你给郏县学圈的老朋友说一声,搞个型的悼念活动。” 我把这个消息转告给在座的各位友,上的气氛立马凝固起来,都为这位学巨匠的突然离世感到伤心。 1978年开始,孙方友老师在人民学、收获、钟山、花等刊物表作品,版长篇说4部,中短篇说集24部。孙方友的表作有陈笔记系列、镇人物系列。评论界普遍认为“古有斋志异,今有陈笔记”,孙方友老师的“新笔记体”说,是继蒲松龄之后中国学笔记体说的又一座高峰。 陈笔记有三二十余篇,镇人物有三十余篇,前前后后七个人物,“这些微弱的像野草一样鲜活的生命,构成了颍河镇的血肉与灵魂,可谓气势磅礴”。 孙方友6次蝉联说选刊的大奖,4次荣获中国微型说学会年度一等奖,还有全国说金麻雀奖、首届吴承恩奖等;说作品入选全国许多重要选本,有篇作品被译成英、法、日、俄、捷克、土耳其等字,被坛称为当“说之王”。 早些年,我常读孙方友老师的说,总被说中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所吸引。真正初识孙方友老师,是在2011年举的河南首届“非虚构学”培训暨创作笔会上,他用一口浓重的豫东方言诙谐幽默地给我们授课,让我学到说创作技巧的同时也听到了十分亲切的久违的乡音。我是在豫东的项市生的,十五岁时父母工作调动才回到父亲的祖籍郏县。 课后闲,他说他的乡距离项只有8里,他很高兴在课堂上遇见了我这个老乡。 那天,李炳银、南丁、何宏老师挥毫泼墨为一些学员题字留念,孙方友老师静静坐在教室前排一角翻阅我中午在县里开会时的一本地方志书,他对我说,“这本书不错,资料很详实。” 我纳闷他竟然对一本地方志书感兴趣,难怪他多学识。我随口就说:“喜欢这书就送给你。” 他说:“那你给我签个名吧!” 一原木炭化炉句话把我逗得忍俊不禁:孙老师可真逗,让我这个无名卒给他这个大师签名留念? 培训班结束的那天晚会上,八十多岁的南丁老师表老师们为大清唱了一首俄罗斯民歌三套车,耄耋之年的老人把歌唱得圆润嘹亮,赢得台下阵阵掌声。我表学员演唱沙浜中的“智斗”选段。主持人不知道我的性别,报节目时说:“下面有李国俊先生为大演唱‘智斗’选段。” 我走上台子,大一看原来“先生”是个女的呀!哄然大笑。 我说:“台下的都是前辈和老师,我是不敢称‘先生’,只能是后生。” 会餐时,孙方友老师特地来到我们餐桌前给我端酒,夸我:“你一个人演三角,唱得太好了,你在上面唱,我在下面给他们说,‘这是我老乡’你真给老乡我长脸了!” 第二次见到孙方友老师是在2012年5月。 2012年3月我的“河南省作协会会员”批下来之后我一直没顾上去领,李富春老师来郏事,顺便给我捎了过来,孙方友老师对郏县有着深厚的友,也欣然与李富春老师一同来郏。 餐桌上,孙方友老师很谦和,执意不坐上位。他说己心脏不好不能喝酒,也不强劝别人喝酒。在大的攒和下,他粗略地看了我的两篇,收了我这个学生,我喝了三杯拜师酒。 逢年过节,我偶尔给老师给信息恭贺一下,老师回信息从不转别人的,而是亲撰写内容再送,对我这样一个无名晚辈他也这样真诚相待,这让我非常感动,从细微之处也能感受到老师的品德高尚。 今突闻老师噩耗,让人痛心不已,在的人无不洒下杯中之酒祭奠这位德高望重的导师。 哭!绝世奇才遭天嫉,良师驾鹤竟仙去! 叹!黄钟大吕今不在,松龄新说谁人续?! 2013.7.26夜[url半山豪庭=http://www.qnatsspr.net/]铜陵信息港[/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